@.《胤然体歌词》;    @.《青鸟》;     @.《把阳光擦亮》;     @.《骊歌》; 

胤然体歌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种新颖的歌词介绍 (国家版权局作登字:01-2010-B-000555)

是一种古典诗词和现代流行歌曲融合的新模式。在此之前,它们已经有了两种结合形式:一种是把古人的格律诗词直接作歌词进行现代谱曲,如邓丽君的《月满西楼》,其歌词就是李清照的《一剪梅》词;另外一种是把带有古典诗词意境或带有其韵味的词句写入白话歌词,比如方文山创作的《青花瓷》、《菊花台》等。

而我所推崇的是另一种古典和时尚都同时鲜明、因而也更大胆、难度更高的结合形式:把歌词主歌部分填成一首完整的古典诗词(主要指格律词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宋词形式),所有字都要严格遵守所选词牌的平仄格律;然后高潮部分的副歌,可以用现代白话文的形式自由发挥而不受平仄规则的限制。比如下面这首《蝶恋花 – 绝代佳人》:

A1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A2

霸业功名云闭月,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千古琵琶声咽咽,
萍影谁怜,雨打芳春谢。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 落雁飞沙,乡梦离弦解。
长恨孤绝悲永夜,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执手归湖情更切,
断魂满地梨花雪。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碧波荡浆淹吴越

B:

纵然被轮回欺骗了千年
我的守望傲然云天
宿命里注定有那个瞬间
日落西海月上东山
佳人入我怀
让我静静地望着你
看到我心底的那双眼

其主歌的A1和A2两部分合起来恰好是一首完整的《蝶恋花》词,描述的是中国古代四大美人:貂蝉、杨玉环、王昭君和西施。副歌部分(B段)则是自由体式。这种新的形式,我们暂且称它为“胤然体歌词”,实质就是把流行于古代的“歌词”和流行于当代的歌词体式,融合成一首新的歌词。

这种新体式的主歌歌词来源可以有2种,一是完全照抄古典宋词,二是重新创意填制。前者的好处是现在的歌词作者就能够完成整首歌词的创作,无须高深的古典文学造诣;缺点是千年前的宋词上下阕已自成一体,其实已经把意境和脉络都写完了,让今人不好再续个副歌。故基本上只能选择第二种。其好处是可以从原创时就保证两段主歌和一段副歌的意脉一气呵成,缺点是对歌词创作者提出了新的要求,即必须有深厚的古典诗词创意水平, 创作的歌词要求既通俗、又依平仄而具意境,同时曲作者也应具备相应雅韵和时尚流行音乐融合的创曲能力。

这种胤然体歌词对目前歌坛过于浓重的“欧美日韩港台”风格、以及“新革命样板”风格都是一个艺术的平衡。同时对古典诗词这种传统国学元素也是一种最好的、真正意义上的传承和弘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