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惠风诗社集序》

黄胤然

庚寅仲秋,天青日白,风和气爽。雅士昊天集诗词同好,聚于京城摸鱼儿。享美食,品佳茗,挥香墨,抚瑶琴。尽展诗艺,舒心畅怀,月过中庭而不惜天晚。虽时景相异,趣志颇似当年会稽山兰亭之雅事,众人遂借惠风名而结诗社,以延兰亭高古遗风。

慨吾等营营倦烦,或得清风皎蟾,常惘而思命。十万繁花,轮回三界;一怀孤月,问梦九天。梵理曰,人皆有佛性,心尘蒙而不使现,或不自知。我谓人禀其天性,亦各怀天命。纯善高格,当在青云之上。非关富寿营忙,亦不为承祖嗣胤。知或不知,灵悟本已不同,知而怀命勤行,则境界又进矣。盖世上大幸之人,莫过于天资洽 能助其天命,悟而尽资以赴其命者。虽劳思累形,辛苦周折,然中心悦满神足,诚力不衰。聚引同类,外化于物,终至功成,以谢造化。悠悠此大美人生哉!

嗟夫,末俗攘攘,斯人何方?叹众生皆迫于时境,懵懂不寻己命,而受命于他人,或见屈于虚物,如是天命久封于内, 遏抑难发,以至心乱气浮,情失智迷,索然俗碌一生而不自知。悲夫!其尚难与己神魂同一,岂妄言与人和谐,与天合一?

感吾等同受天命惠驻,共习诗、乐、艺、画,修养心智,悦己怡人。此关乎灵性精魂,文明之标仪。虽不能扬名攫财,以迎国人之时尚,但傲然逆俗,仿佛秉烛冥夜,替天地擎色。足以慰己感人,无愧乾坤。惠风诗社之立于京城,意在于此,撰此序以记之。

 

《庚寅秋分摸鱼儿食供结社雅集》

马锐

暇日无须苦奔忙,通幽院落茶正香。
树底设筵珍馐足,石榴青青柿欲黄。
主人为言节气好,玉酒金鸡劝客尝。
绿绕闲庭秋日暖,喜看群彦来八方。
雅社结成诗情洽,檐花吹落笔意狂。
炉烟似逐人面转,雪纸端为翰墨张。
高谈幽赏信可乐,故友新知俱尽觞。
晚有逸客抱琴至,为抚七弦在玉堂。
沉沉静夜群息绝,洗心敷座聆清章。
林下风间何处觅,遗韵悠悠入羲皇。
少顷中天明月出,树影参差映我裳。
指看孤星何处是,久立不觉晚风凉。
不忧月落杯盘尽,但记当时意兴长。
人生行乐应如此,何事营营赴弋纲。
寄语吾社诸君子,快意诗成莫自藏。